var _hmt = _hmt || []; (function() { var hm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hm.src = "https://hm.baidu.com/hm.js?4cb9932566ad431dbaae9f0b34664c9car';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hm, s); })();

收藏本站在線留言聯係長鼎博六合網站地圖

您好,歡迎訪問長鼎博六合官方網站!

東莞市長鼎博六合膠袋有限公司

全國谘詢熱線15017148657
0001,0025,0029 當前位置:首頁 » 長鼎博六合資訊中心 » 行業動態 » 垃圾塑料被回收生產塑料袋 避孕套變食品袋

垃圾塑料被回收生產塑料袋 避孕套變食品袋

文章出處:原創責任編輯:東莞長鼎博六合膠袋作者:王樂人氣:-發表時間:2015-05-25 14:25:00【

 

       五顏六色的塑料袋每天都在鼎博六合身邊,鼎博六合用它裝過市場上的活魚、熱呼呼的饅頭、油香四溢的炒菜……可是你知道嗎,這些外表光鮮被鼎博六合放心使用的塑料袋,原型卻可能是一隻針管,或是一隻避孕套,甚至是幾個垃圾袋的混合物。本報記者連續追蹤、暗訪七天,記錄了垃圾袋變成一次性塑料袋的流程。

 

  步驟一·回收 手紙袋注射袋統統剝皮賣錢

 

  

      11月13日18時,長春市自強街上的一個普通垃圾點堆滿了垃圾,50多歲的張老太正蹲在垃圾上,認真地撕扯著每袋垃圾,隻不過,她的獵物不是袋裏的物品而是垃圾袋本身。

 

  “3毛五一斤,撿啥也沒這個好撿,錢來的也快。”張老太是這個垃圾點的常客,她每天的任務就是在不同的垃圾點給垃圾“剝皮”,無論是汁水四濺的濕袋還是各家衛生間馬桶內裝手紙的袋子,她都要把它們一一清空,這些袋子明天一大早就要被她送到廢品收購站去換錢。除此以外,她的一項“外財”則是附近幾個私人診所扔出來的一次性針管和注射袋。

 

  張老太說,幾乎長春所有的收購站都收這些東西,醫療垃圾的價錢更高。

 

      步驟二·清洗 不管有毒沒毒隻按顏色分堆

 

  

       11月14日,一輛天菱小貨車開進了長春市東郊八裏堡附近的一個院落,打開車擋板,各色廢舊塑料袋夾雜著腐味傾瀉而出,這個院落裏的工人將要把這些垃圾袋清洗後按顏色分類,不管是一次性注射針管還是用過的避孕套,工人們隻按顏色歸類,因為在機器的高溫中它們統統會化為塑料顆粒,這些顆粒也是一次性塑料袋等塑料產品的原料。

 

  這時記者聽見馬達的轟鳴聲從一個簡易塑料大棚內傳出,幾個包著頭巾的女工正在漫天飛起的塑料中往破舊的機器中扔塑料袋。

 

  “大的土塊、雜物都會在這裏被打掉,要不容易把機器卡壞了。”女工說,這機器的主要功能就是把垃圾袋上的泥土碾碎、剝掉。而在大棚深處,一台類似於水車的裝置正衝刷著放上來的塑料。

 

  “這能洗幹淨嗎?”記者問。“就是把小泥塊洗一下,一個破塑料有啥幹淨不幹淨的,一會兒一燒啥也看不出來。”一名工人回答。“水都往哪流啊?”“這前邊不就是大地嗎,挖個溝就都流出去了。”“這塑料袋有毒嗎?”“啥樣的袋子都有,你說有毒沒毒。”

 

  

       步驟三·熔化 有時加工食品袋也添點回收料

 

  

       隨後記者來到生產車間,車間裏有一排粉碎池,池水裏有輥子樣的齒輪在攪拌、切割,一個工人不停地往裏填廢舊塑料袋,爐的另一端則連著一台機器,不斷擠出像麵條一樣的塑料絲,這些黑塑料絲很快被切成半厘米長的顆粒。

 

  “你們要做的無毒無味的食品袋,鼎博六合做不了,那得細料,得一萬塊一噸。”老板所說的細料是指從石油中提煉出來的聚乙烯、聚丙烯。老板邊說邊帶記者來到房間外,指著一堆白色塑料說,這些白的都是回收的好料,也要7000元一噸。“這些材料做高密度食品袋沒問題。”

 

  “那這些回收的不是有毒嗎?”記者問道,“哪裏有沒毒的啊,細料沒毒可誰做都賠錢,都得摻點這種料。”老板旁邊的一個工人插了一嘴。這位老板說,他隻生產顆粒,至於顆粒再做什麽,他管不到。

 

  

       步驟四·製袋 小加工點一天能加工一噸原料

 

  

       在宋家窪子附近一個專門加工一次性塑料袋的加工點,緊閉的大門讓這處加工點顯得有些神秘。這是個很大的院子,牆的一側堆滿了塑料顆粒、五六台吹膜機擺在對著門口處,淺藍色的塑料袋正不斷從一台機器上吹出來,再由旁邊的幾位女工切割、包裝。據工人講,他們從別的廠子買來不同顏色的顆粒,再填入不同的母料就會造出藍、白、黑、紅等不同顏色的一次性塑料袋。據悉,這個加工點一天能加工一噸原料。

 

  “你這裏能做食品袋嗎?”記者問。

 

  “太純的做不了,這是舊料,隻能做手拎袋,但都一樣,除了大超市,市場上都用這個裝。”一名工人說。

 

  “這料是不是降解的啊?”

 

  “ 料都是舊的,再降解處理廠子都得黃了。”

 

  

       一噸原料掙七八百塊錢沒問題

 

  

       一位剛打進長春市場的沈陽某塑料廠老板透露說,“其實我以前也是靠做這種回收袋起來的,這東西投資小,幾萬塊錢的機器,幾千塊錢租個廠房,關起門來就能生產。市場景氣的時候,一噸原料加工出來掙七八百元沒問題,你再看看現在聚乙烯多少錢,一萬多一噸呢,細料越貴他們越有市場。”

 

  

       步驟五·銷售 “毒袋”價格低不愁沒有市場

 

  

       價格低廉的回收塑料袋牢牢占據著各個農貿市場的攤位,光複路上一個塑料經銷商這樣算賬,“一個用聚乙烯原料做出來的無毒食品袋平均價格在6—8分,但是隻要一毛錢,一個賣饅頭的就可以從我這買走10個普通袋。”憑著價格這一利器,回收塑料製成的一次性塑料袋通過批發市場批發及攤販走街串巷,流入雜貨店、餐館等與百姓飲食有關的行業。

 

  

        專家說法 回收塑料分類不清必定含毒

 

  

        “按國家有關規定,廢舊塑料是可以回收再利用的,但技術上有很嚴格的要求。”吉林省固體廢物管理中心於新剛副主任說,“比如說塑料加工點的廢水都要有一個簡單的沉澱池,雜質滲透下去,上麵的水就通過市政管道進了汙水處理廠。”除了對汙染方麵的規定,對回收塑料的產品應用範圍,國家也有明確規定,不能直接用來做接觸食品類的物品的,隻能做垃圾袋、椅子一類的產品。

 

  但在光複路,很多商販就直接把這種回收塑料製成的塑料袋賣給各種小販,而百姓對這方麵也沒有戒心。

       另外,由於加工水平粗糙,廠家一般很難對聚乙烯和有毒的聚氯做仔細區分,而這樣混在一起生產的顆粒無疑是有毒性的,由它再製成的各種塑料製品也就成了“毒物”。

 

  

       這樣識別有毒塑料袋

 

  

       有毒的塑料袋顏色混濁或呈淡黃色,手感發黏,而無毒的呈乳白色、半透明或無色透明,手摸時有潤滑感;把塑料袋置於水中,並按入水底,因比重不同,無毒塑料袋可浮出水麵,有毒塑料袋下沉;無毒的聚乙烯塑料袋易燃,火焰呈藍色,燃燒時像蠟燭淚一樣滴落,有石蠟味,有毒的聚氯乙烯塑料袋不易燃,離火即熄,散發刺激性氣味。

相關資訊

垃圾塑料被回收生產塑料袋 避孕套變食品袋

文章出處:原創責任編輯:東莞長鼎博六合膠袋作者:王樂人氣:-發表時間:2015-05-25 14:25:00【

 

       五顏六色的塑料袋每天都在鼎博六合身邊,鼎博六合用它裝過市場上的活魚、熱呼呼的饅頭、油香四溢的炒菜……可是你知道嗎,這些外表光鮮被鼎博六合放心使用的塑料袋,原型卻可能是一隻針管,或是一隻避孕套,甚至是幾個垃圾袋的混合物。本報記者連續追蹤、暗訪七天,記錄了垃圾袋變成一次性塑料袋的流程。

 

  步驟一·回收 手紙袋注射袋統統剝皮賣錢

 

  

      11月13日18時,長春市自強街上的一個普通垃圾點堆滿了垃圾,50多歲的張老太正蹲在垃圾上,認真地撕扯著每袋垃圾,隻不過,她的獵物不是袋裏的物品而是垃圾袋本身。

 

  “3毛五一斤,撿啥也沒這個好撿,錢來的也快。”張老太是這個垃圾點的常客,她每天的任務就是在不同的垃圾點給垃圾“剝皮”,無論是汁水四濺的濕袋還是各家衛生間馬桶內裝手紙的袋子,她都要把它們一一清空,這些袋子明天一大早就要被她送到廢品收購站去換錢。除此以外,她的一項“外財”則是附近幾個私人診所扔出來的一次性針管和注射袋。

 

  張老太說,幾乎長春所有的收購站都收這些東西,醫療垃圾的價錢更高。

 

      步驟二·清洗 不管有毒沒毒隻按顏色分堆

 

  

       11月14日,一輛天菱小貨車開進了長春市東郊八裏堡附近的一個院落,打開車擋板,各色廢舊塑料袋夾雜著腐味傾瀉而出,這個院落裏的工人將要把這些垃圾袋清洗後按顏色分類,不管是一次性注射針管還是用過的避孕套,工人們隻按顏色歸類,因為在機器的高溫中它們統統會化為塑料顆粒,這些顆粒也是一次性塑料袋等塑料產品的原料。

 

  這時記者聽見馬達的轟鳴聲從一個簡易塑料大棚內傳出,幾個包著頭巾的女工正在漫天飛起的塑料中往破舊的機器中扔塑料袋。

 

  “大的土塊、雜物都會在這裏被打掉,要不容易把機器卡壞了。”女工說,這機器的主要功能就是把垃圾袋上的泥土碾碎、剝掉。而在大棚深處,一台類似於水車的裝置正衝刷著放上來的塑料。

 

  “這能洗幹淨嗎?”記者問。“就是把小泥塊洗一下,一個破塑料有啥幹淨不幹淨的,一會兒一燒啥也看不出來。”一名工人回答。“水都往哪流啊?”“這前邊不就是大地嗎,挖個溝就都流出去了。”“這塑料袋有毒嗎?”“啥樣的袋子都有,你說有毒沒毒。”

 

  

       步驟三·熔化 有時加工食品袋也添點回收料

 

  

       隨後記者來到生產車間,車間裏有一排粉碎池,池水裏有輥子樣的齒輪在攪拌、切割,一個工人不停地往裏填廢舊塑料袋,爐的另一端則連著一台機器,不斷擠出像麵條一樣的塑料絲,這些黑塑料絲很快被切成半厘米長的顆粒。

 

  “你們要做的無毒無味的食品袋,鼎博六合做不了,那得細料,得一萬塊一噸。”老板所說的細料是指從石油中提煉出來的聚乙烯、聚丙烯。老板邊說邊帶記者來到房間外,指著一堆白色塑料說,這些白的都是回收的好料,也要7000元一噸。“這些材料做高密度食品袋沒問題。”

 

  “那這些回收的不是有毒嗎?”記者問道,“哪裏有沒毒的啊,細料沒毒可誰做都賠錢,都得摻點這種料。”老板旁邊的一個工人插了一嘴。這位老板說,他隻生產顆粒,至於顆粒再做什麽,他管不到。

 

  

       步驟四·製袋 小加工點一天能加工一噸原料

 

  

       在宋家窪子附近一個專門加工一次性塑料袋的加工點,緊閉的大門讓這處加工點顯得有些神秘。這是個很大的院子,牆的一側堆滿了塑料顆粒、五六台吹膜機擺在對著門口處,淺藍色的塑料袋正不斷從一台機器上吹出來,再由旁邊的幾位女工切割、包裝。據工人講,他們從別的廠子買來不同顏色的顆粒,再填入不同的母料就會造出藍、白、黑、紅等不同顏色的一次性塑料袋。據悉,這個加工點一天能加工一噸原料。

 

  “你這裏能做食品袋嗎?”記者問。

 

  “太純的做不了,這是舊料,隻能做手拎袋,但都一樣,除了大超市,市場上都用這個裝。”一名工人說。

 

  “這料是不是降解的啊?”

 

  “ 料都是舊的,再降解處理廠子都得黃了。”

 

  

       一噸原料掙七八百塊錢沒問題

 

  

       一位剛打進長春市場的沈陽某塑料廠老板透露說,“其實我以前也是靠做這種回收袋起來的,這東西投資小,幾萬塊錢的機器,幾千塊錢租個廠房,關起門來就能生產。市場景氣的時候,一噸原料加工出來掙七八百元沒問題,你再看看現在聚乙烯多少錢,一萬多一噸呢,細料越貴他們越有市場。”

 

  

       步驟五·銷售 “毒袋”價格低不愁沒有市場

 

  

       價格低廉的回收塑料袋牢牢占據著各個農貿市場的攤位,光複路上一個塑料經銷商這樣算賬,“一個用聚乙烯原料做出來的無毒食品袋平均價格在6—8分,但是隻要一毛錢,一個賣饅頭的就可以從我這買走10個普通袋。”憑著價格這一利器,回收塑料製成的一次性塑料袋通過批發市場批發及攤販走街串巷,流入雜貨店、餐館等與百姓飲食有關的行業。

 

  

        專家說法 回收塑料分類不清必定含毒

 

  

        “按國家有關規定,廢舊塑料是可以回收再利用的,但技術上有很嚴格的要求。”吉林省固體廢物管理中心於新剛副主任說,“比如說塑料加工點的廢水都要有一個簡單的沉澱池,雜質滲透下去,上麵的水就通過市政管道進了汙水處理廠。”除了對汙染方麵的規定,對回收塑料的產品應用範圍,國家也有明確規定,不能直接用來做接觸食品類的物品的,隻能做垃圾袋、椅子一類的產品。

 

  但在光複路,很多商販就直接把這種回收塑料製成的塑料袋賣給各種小販,而百姓對這方麵也沒有戒心。

       另外,由於加工水平粗糙,廠家一般很難對聚乙烯和有毒的聚氯做仔細區分,而這樣混在一起生產的顆粒無疑是有毒性的,由它再製成的各種塑料製品也就成了“毒物”。

 

  

       這樣識別有毒塑料袋

 

  

       有毒的塑料袋顏色混濁或呈淡黃色,手感發黏,而無毒的呈乳白色、半透明或無色透明,手摸時有潤滑感;把塑料袋置於水中,並按入水底,因比重不同,無毒塑料袋可浮出水麵,有毒塑料袋下沉;無毒的聚乙烯塑料袋易燃,火焰呈藍色,燃燒時像蠟燭淚一樣滴落,有石蠟味,有毒的聚氯乙烯塑料袋不易燃,離火即熄,散發刺激性氣味。

相關資訊